在华为芯片被卡之前,许多友商都还觉得我也能做好高端手机,我也要去抢占高端市场。而在华为芯片被卡了之后,开始还窃喜着赶紧去填补华为留下了这个高端市场的空缺。可不曾想,现在高端市场被人家苹果给一锅端了呀。

苹果公司在2021年第4季度,销售量达到了这家公司在进入国内市场以来的历史最好水平。国产手机仅仅是将华为在低端市场的空白填补上了。而这也只是暂时,苹果马上就要推出来,面向中低端市场的手机就是iPhoneSE3,要开始向下打中低端市场了。国产手机与iPhone的攻防之势正在慢慢的转变。

此时,许多友商才恍然意识到,先前的繁荣都是因为前面有这样一家企业与华为的前面冲锋陷阵。不然天塌了下来也没有高个儿顶着。四围一看,没有人再能顶得起来,这就是现在的实际情况。

好多人可能要说还有华为手机嘛?奢侈品哎,咱可够不着也碰不着。华为的营销策略就是打感情牌嘛?似乎不少人对华为有如此这般的印象。其实,怎么说呢。

国产化率与产业链

首先咱们来看一下就是华为的高端手机mate系列和p系列,它为什么这么贵呀?因为它把整个的产业链都带了起来。2020年发布的mate40e这款手机,国外测评机构测评拆开来一看,他的国产化率高达56%。你听着可能还不以为然,才56.6%呀,也没有到80%或者90%,没啥了不起的。我再给大家说一个数据,上一代的mate30它的国产化率仅有30%。也就是说华为仅用了一个迭代,一年的时间,就将国产化率整整翻了一倍。

那么大家想象,倘若没有2020年的卡芯片。当现在mate50发布的时候,国产化率会翻到一个怎样的地步?

华为的P系列与Mate系列的贵,一方面是品牌定位在中高端的用户。另一方面足够的利润也能带动起来供应链。当整个产业带动起来,开始大规模的生产的时候,成本自然就下来了。

产品价值传递链

其次,我说得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价值链传递的问题。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。麒麟9000是2020年的产品,怎么即使到了现在,还是能与最新的芯片,跟高通骁龙8处理器,不相上下,难分伯仲呢?骁龙怎么怎么如此好心,给自己按下了暂停键等等海思麒麟吗?当然不是!我们在此处就直观看到华为海思的重要作用。就是会倒逼这些竞争对手快速的向前推进,快速的迭代。

你看看,没有海思麒麟,他们都有点躺平都不动了,天天挤牙膏。

这个时候,再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。如果没有这个2020年的卡芯片的问题,那么2021年出一款新的CPU比如麒麟9100,2022年出一款新的CPU是麒麟9200。那么迭代传递下来的麒麟9000就会用到荣耀上,或者麦芒和畅享系列上,就是千元机了,还贵吗?

华为的产品价值序列是梯次的构成。商务的Mate系列,高端的P系列,中端的Nova面向年轻人,再有低端的畅享和麦芒系列。将高价值的CPU迭代之后依次传递下来。

然而,在2020年之后,不得已把后面两个拿掉了,把荣耀也送出去了。这么一来,价值链的传递就不完整了。只剩下了高端的或者昂贵的Mate系列和P系列,不再有向下传递的过程。

如果没有2020年的卡芯片,现在荣耀或者麦芒必然都用上了麒麟9000。

现实的考量

最后的第三点咱们就回到现实中来。华为在把低端品牌都拿掉之后,只剩下了高端的Mate系列、P系列和一个中端的nova系列。但是,还要保留研发团队,还要等着东山再起,对不对?于是,研发团队还要持续投入,而芯片就那么几颗是吗?没有完整的价值传递链和一个巨大的销量的支撑。能怎么办?咱们从简单的经济学考量上看,他会怎么办?

这就是一个为了保留研发火种的一个不得已的举措。

现在国内手机的高端手机市场被苹果给一口吞下了。之前的繁华种种,都是因为一个带头大哥在前面领着,在前面冲锋陷阵,在前面遮风挡雨。

收尾总结

华为的Mate系列和P系列确实贵。第一足够的利润才能发展产业链,第二这两个系列承载着新的技术,新的探索,当成熟之后,向下传递传递到了这个中低端的手机,传递到了荣耀,麦芒系列,畅想系列,那就是千元机了。

最后回到现实中,遇到了问题就解决问题。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继续研发。保留火种,留得青山在,将来才好翻盘。